Ekphrastic Poetry, Lidia Chiarelli, Sue Zhu

Lidia Chiarelli’s article “Ekphrastic Poetry then and now” in Poetry World Weekly, Issue 5- 《诗天下周刊》第5期用稿目录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gtNk1XUYJsNFZaEi3re-7Q?fbclid=IwAR38ZdCZ4aFgL_c_Qg4l2qAUtxtzNpfJEg3v8mdXNTYWv_tWoolE-ndYpiE

Ekphrastic Poetry 
 读艺诗的过去与现在

/莉迪亚·吉亚雷利(意大利)

翻译/淑文(新西兰)

当今诗坛,一个有趣而被评论界津津乐道的诗歌流派,就是Ekphrastic Poetry — 读艺诗。

Ekphrastic一词,最初来源于希腊语的描述,其运用的艺术手段主要是ekphrasis。依照《牛津经典字典》,是指对某对象进行详尽描述,以画作为主,而现在其描述的对象已不局限于绘画,可以功能性物品,视觉符号或艺术作品。范景中先生将该修辞手法译作艺格敷词,鉴于此,我倾向把Ekphrastic Poetry译为“读艺诗”。

古代最早最典型的以ekphrasis手段进行创作的文本,在荷马史诗《伊利亚特》中可以找到,当时荷马对阿喀琉斯盾牌上面的场景进行了详尽描述。

古希腊诗人西莫尼底斯是最早指出艺术与诗歌之间关系的人,他说“画是无言之诗,诗为有声之画。” 古罗马帝国诗人贺拉斯在《诗艺》中说:”是画,也是诗 “。  达芬奇在《绘画论》里说“绘画是看得见的诗,诗是看不见的绘画”。诗人苏东坡对唐代王维的诗画进行回顾时也提到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。”

读艺诗在浪漫主义时代尤为兴盛,代表性的例子是约翰-济慈的《希腊瓮上的颂歌》,诗人对一件自认为非常传神的陶器做了假设,给树下吹笛的少年及他想象中所爱慕的少女,赋予恋人的身份,用文字描述出画面:他们劲歌劲舞不止,这种动感凝固在永恒中。读艺诗在19世纪和20世纪都很常见。

2007年,一个真正的文学艺术运动,由女诗人Aeronwy Thomas与Gianpiero Actis、Lidia Chiarelli、Silvana Gatti e Sandrina Piras共同发起,命名为 “形像与诗歌“。他们相信,当文字和视觉形象结合在一起时,将创造出全新的作品。同年11月9日,在意大利都灵阿尔法剧院的舞台上,她们宣读了“形像与诗歌”的宣言。 几年内,该活动通过网络迅速传播,相继推出和展示了大量艺术家和诗人的作品。

如今,其宣言已被翻译成30种语言,其运动得到世界各地数百名艺术家和诗人的响应。自2014年起, 其年度电子书由加拿大出版商Huguette Bertrand和该运动主席Lidia Chiarelli共同策划出版。

“形象与诗歌”运动,一直本着传递和平,促进友谊与合作的宗旨,努力在各国艺术家之间搭建交流的桥梁, 推广以围绕视觉艺术来促进诗歌创作。从纯粹美学的角度来看,诗歌传达了激励 “美”进一步发展的信息:美丽的诗歌要与美丽的形像结合,可以作为我们从事诗歌创作的座右铭,正如费奥多尔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里的米什金亲王所说:”美丽将会拯救世界 “!对此,我们深信不疑!小说里的米什金亲王所说:"美丽将会拯救世界 "!对此,我们深信不疑!